微视与腾讯视频合并 架构调整重打视频牌局

短视频行业进入2021年,竞争格局已然步入抖快(字节跳动旗下抖音与快手集团)愈发头部化的阶段。作为重要竞争者、反复被质疑是否被腾讯放弃的微视今日终于落定了其归属。

2021年4月15日,一则关于腾讯集团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组织架构及相关高层管理干部被官方确认,腾讯视频、微视与应用宝整合成为独立的在线视频事业部(On-line Video Business Unit)。如今PCG旗下业务包括在线视频、社交平台业务、QQ浏览器与腾讯看点、腾讯影业与腾讯动漫、腾讯新闻、企鹅号六部分。

其中,因为战略失误而只能位列“防御”位置的微视曾被要求达到DAU5000万的目标,结果成绩始终未能超过2500万。业界也一度传出微视“被放弃”的声音。如今,从组织架构动作来看,无论是个人还是产品均未被放弃。另从行业角度看,防御型微视、微信生态内的视频号、开始布局中长视频的字节跳动、发力短剧IP开发的快手等,共同映射着整个视频行业不再依靠单一产品、而是正式迈入生态竞争的新阶段。

冲击失败的微视不由个人承担责任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此次腾讯集团总办讨论决定,对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组织架构及相关高层管理干部进行如下调整:

第一,组织架构层面,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下,整合原腾讯视频、微视、应用宝等相关业务,成立在线视频事业部(On-line Video Business Unit)。

第二,管理干部任免方面,由腾讯集团副总裁孙忠怀担任PCG在线视频事业部 CEO,向PCG总裁任宇昕汇报,其它管理职责不变。由腾讯集团副总裁林松涛担任PCG在线视频事业部总裁,向任宇昕汇报,不再担任短视频社区产品部负责人,其它管理职责不变。腾讯集团副总裁姚晓光兼任PCG社交平台业务负责人,向任宇昕汇报,其它管理职责不变。腾讯集团副总裁陈菊红调往CDG企业发展事业群,不再担任PCG新闻业务负责人,新闻业务负责人另有安排。

腾讯集团副总裁梁柱不再担任PCG社交平台业务负责人,不再兼任社交平台产品部负责人、社交平台市场部负责人、社交协作产品部负责人、社交平台增值部负责人,另有任用。今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宣布,委任彭迦信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执行董事长,委任梁柱为公司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成员,主要负责TME旗下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以及长音频业务线的管理工作。

另外,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现任董事长汤道生将同时辞任董事长、董事会薪酬委员会主席及其他与董事会和公司相关的职务。

2018年腾讯930变革后,原网络媒体事业群(OMG)与移动网络事业群(MIG)、社交网络事业群(SNG)三个事业群的业务经过拆分重组,融合成如今的PCG,由腾讯COO任宇昕担任总裁。

人事任命部分值得注意的是,林松涛过去是微视产品的直接负责人,此前林松涛曾为微视制定2019年的目标为4000万DAU。2019年年底,任宇昕表示2020年微视的新目标是“希望明年微视达到5000万DAU。”由易观千帆提供的数据显示,微视DAU自2019年1月逐渐上涨,至2020年9月达到高峰,其后逐渐下滑,但至今始终未能超过2500万。不论是林松涛还是任宇昕,他们的任务显然都未能完成。

相对而言,抖音2020年DAU破6亿,快手DAU为3.081亿。同行之间悬殊的差距背后是腾讯集团整体战略判断的失误。2013年腾讯放弃微博选择成立微视,2015年微视逐渐被“废弃”,直至2017年被彻底关闭。后又因为行业中抖音、火山小视频、以及西瓜视频等产品的火爆,腾讯再次开启微视,但行业优势已然不再,只能担任“防御者”角色。

从这个角度看,战略层面的失误,集团层面最终决定不由具体个人承担,将架构打散重新归置,放入新的赛道重新起跑。一位要求匿名的互娱行业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腾讯很多业务的发展问题根源在于组织架构。所以这次调整可以给大众带来一点期待,因为无论对内容创作者、广告主还是产业来说,再多一个更大规模的内容平台是利大于弊的。

视频行业重新对决的生态牌局

抛开整个PCG,就独立的在线视频事业部而言,其腾讯视频+微视的搭配,直接对垒的是字节跳动旗下抖音+抖音火山版+西瓜视频,在长中短视频领域进入全面竞争。

此前在关于“优爱腾(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合并”的消息传出时,业界便有关于长视频行业进入没落的观点出现,但之后由于行业反垄断趋势明确,相关合并进展也并未发生更新,腾讯在长视频的垄断优势也未能落地实现,否则垄断提价与成本降低结合,腾讯视频便可以通过在长视频领域的优势辅助中短视频的发展,掌握更多主动权与话语权。

4月9日,行业协会、影视公司、几大长视频平台发布联合声明,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影视作品侵权创作,并将对侵权行为依法追责。

多位剧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短视频剧情精炼、简短,每集五分钟就可以了解剧情,省下追剧的时间成本,还能顺便在短视频平台上看到很多剧情花絮与主演互动。在抖音上搜索目前正火的《山河令》,相关播放高达80.8亿次,共有31.7万个视频。一旦长视频平台将版权问题确定,短视频平台将受到很大冲击。

另外在中视频领域,去年10月20日,西瓜视频总裁任利锋宣布未来一年西瓜视频将至少拿出20亿元用于补贴,发力中视频赛道。任利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视频行业过去一年发展非常快,行业内B站做得很好。西瓜视频未来将在生产工具、原创流量匹配、资金扶持等方面加大投入。

短视频方面,针对微视未来与视频号将如何差异化,腾讯方面未予以回应。上文所述匿名互娱行业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抖音与快手的市场地位很稳固,而微视的战略价值可能只是一个防御型和干扰型的产品,该分析师也不认为腾讯管理层会期待通过微视去动摇抖快的市场地位。“未来微视具体成绩怎样不太重要,但是不能让抖音太轻松非常重要。”

至于视频号,该分析师认为其战略地位不一样,更多还是作为微信内容生态的一部分,与抖音快手的直接竞争不会那么明显。2020年6月,微信官方宣布视频号日活已破两亿,9月,该数字在方正证券测算下,日活峰值已达3.5亿,预估基准水平是3亿。但需要注意的是,所谓“峰值”是指考虑时间间隔内最大的瞬间值。

高樟资本创始人范卫锋颇为看好视频号的未来,因为视频、用户量、商业变现基础设施完善,视频号不是短视频,而是视频化的内容和社交平台,而视频号内已经出现一些账号,具备超级IP的雏形,流量相当大。未来视频号的机会在范卫峰看来,一是诞生于视频号的原生超级IP;二是帮助新消费做营销内容,借助视频号内容、流量做营销的新消费;三是服务于视频号产业链的公司,借助视频号内容、流量做营销的新服务。

方正证券表示,目前微信生态所储备的视频号、搜一搜等新的入口,公域流量变现潜力仍待开发。视频号兼具短视频于直播功能,与小程序电商联动效应强,且理论广告加载率上限高于朋友圈广告,方正证券预测2022年视频号广告收入有望达百亿级别,即使考虑微信用户体验,社交广告收入未来增量空间也非常可观。


微信扫描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扫码关注5G通信官方公众号,免费领取以下5G精品资料
  • 1、回复“5GJS”免费领取《5G技术发展和未来应用习题库
  • 2、回复“45NSA”免费领取《4G和5GNSA组网方案
  • 3、回复“5GHXJC”免费领取《5G核心网基础
  • 4、回复“zq5g”免费领取《5G题库(史上最全)
  • 5、回复“MCE81”免费领取《5GMCE服务解决方案小区参数规划技术指导书
  • 6、回复“5GXT”免费领取《5G系统技术入门教程
  • 7、回复“WYRZ”免费领取《LTE网优认证考试题库_单选题
  • 8、回复“5GMHZ”免费领取《中国5G频谱分配详情
  •   最热通信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技术文章

    最新论坛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