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飞光纤:30年“追光”备战5G万物互联新征途


光纤,是信息通信的“毛细血管”,是智能互联的“神经网络”。新中国成立70年、改革开放40年以来,我国光纤行业经历了从无到有、从有到全国产、再走到世界前列的发展过程,为我国通信普惠和互联网创新打下深厚基础。在这个过程中,光纤行业的“黄埔军校”长飞光纤功不可没。从1988年与外资合作成立,到如今自主创新掌握三大核心工艺跻身龙头,长飞光纤在数轮竞争中完成自我积淀,在5G万物互联时代开启的窗口期蓄势待发、舍我其谁。

近日,长飞光纤执行董事兼总裁庄丹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他表示,目前行业的确正在经历产能过剩带来的发展阵痛,但他坚信5G的需求是逐步释放的长期趋势,长飞光纤已经做好准备,未来将与产业链上下游合作主动开拓光纤行业的未来创新之路。

长江边上的飞利浦

如同所有创新一样,光通信问世之初也曾经历“痴人说梦”的质疑。1966年华裔科学家高锟博士发表了一篇题为《光频率介质纤维表面波导》的论文,开创性地提出,只要解决好玻璃纯度和成分等问题,就能够利用玻璃制作光学纤维,从而降低信号传送的损耗。

1970年,美国康宁公司研制出第一根符合实用技术要求的低损耗光纤,自此光通信事业开始了自己年轻而气势十足的发展历程。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光纤通信已在全世界范围内进入大规模的应用阶段。

面对通信行业对光纤的迫切需求,1988年,原国家邮电部开始布局“八纵八横”光缆干线工程,同时希望通过合资建厂方式引进光纤行业最关键的上游预制棒技术——预制棒是光纤行业技术含量最高、利润率最高的环节。

中国当时正在崛起的广阔信息通信市场空间十分诱人,世界光纤龙头公司都对进入中国产生兴趣。

庄丹介绍,“当时除了荷兰飞利浦以外,其他的企业都不愿意把预制棒技术转让给中国”。

最终,原邮电部、武汉市和荷兰飞利浦在1988年联合发起成立了长飞光纤,意思就是长江边上的飞利浦。

长飞光纤成立后,将飞利浦的预制棒PCVD技术引进到国内,并于1992年全面投产,并承担了生产国家干线光缆的任务,打破了我国需要进口光缆的局面。

“以前因为没有技术,相关产品都得从国外进口,当时国内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本非常高。长飞光纤成立以后迅速地把光纤光缆的价格降得非常低,可以说,为中国通信大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庄丹说。

同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飞光纤在建厂5年后拉出的多模光纤长度就已经比飞利浦高出30%。自此之后,我国的光纤研发生产能力开始迈向国际一流水平。

如今,长飞光纤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光纤预制棒、光纤及光缆供应商,并且成为全球唯一一家同时拥有三大主流预制棒制备工艺(PCVD、VAD和OVD)的企业。

受益于飞利浦带来的PCVD技术,但若是一味依赖而没有自主创新,长飞光纤断然不会取得上述成就。

庄丹坦言,长飞光纤是“被迫”走上自主创新之路的。在互联网泡沫发生前,长飞光纤的日子非常滋润,其实并没有“创新”的源动力。

“路修得很快,但是路上没什么车。”随着互联网行业泡沫的破灭,光纤行业也遭遇了寒冬。庄丹回忆道,“互联网泡沫破灭对公司造成的影响就是业绩在快速增长后出现断崖式下跌。”

严峻的形势下,长飞光纤不得不降低各项成本费用。“源头创新的确是别人的,进一步创新确实是因为要考虑在市场上活下来。”庄丹表示。

但这也是“壁垒”,市场竞争激烈之时,用30克还是40克的预制棒拉出一公里满足各项技术指标的光纤有着天壤之别。庄丹认为,公司的一点核心竞争力在于,在市场好的时候保证比别人赚更多的钱,在市场不好、别人活不下去的时候,还能够活下去,重新收拾旧河山。

“我们在备件国产化、设备国产化、原材料国产化基础上,探讨研发工艺路线的创新以及技术的创新,然后做产品创新,这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

在PCVD技术国产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长飞光纤又从源头技术着手,开始新一个层级的自主研发,并成功地掌握了VAD和OVD技术,成为了同时拥有三大主流预制棒制备工艺的企业。在光纤产品上,长飞光纤也是全球三家具有超低衰减大有效面积预制棒自主生产能力的公司之一。

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创新-再输出”这样一条发展道路,目前,长飞光纤已经成为世界光纤光缆行业占有率第一的企业。CRU(英国商品研究所)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长飞光纤预制棒的全球市场占有率为18.0%,光纤全球市场占有率为15.1%,光缆全球市场占有率为13.2%,全部位居全球第一。

面临短期的行业阵痛

长飞光纤2014年登陆香港联交所,2018年在A股上市,成为光纤光缆行业第一家A+H上市公司。

在过去三年短缺行情的刺激下,光纤光缆行业经历蓬勃发展的景气周期,出现了很多新进入者和新增产能,“在需求增长没那么快或者保持在平稳状态时,供给侧压力很大。”庄丹表示。

这种压力已经反映在报表上。8月27日晚,长飞光纤披露的2019年中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2亿元,实现净利润4.37亿元,均同比下降超过40%。在具体业务上,光缆业务实现收入约18.69亿元,同比下降约33%。

而此前的2016年-2018年,长飞光纤的净利润分别为7.17亿元、12.68亿元和14.89亿元。

对此,长飞光纤表示,主要是光纤光缆行业供需关系调整,竞争加剧,导致光纤光缆产品单价下降。在中国移动2019年的光缆集中采购中,光缆价格同比下降约40%。光缆降价也传导到产业链上游,对光纤甚至预制棒的价格和利润水平都产生压力。

“当时预制棒毛利很高,我们以及同业公司都有自己的扩产计划,这些扩产计划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为了应对5G未来新增产能的需求。那个时候的判断是2019年5G建网会进行大规模铺设。但显然5G的需求还没有完全到来。”

面对行业整体下滑的局面,长飞光纤认为,市场持续下滑空间有限,在产品单价上,公司于2019年8月份中标中国电信室外光缆的价格约为69.55元/芯公里(不含税),相比中国移动中标价格提升约12.50%。另外,5G大规模建设启动后,预计将带动行业需求增长及合理价格回升。

庄丹表示,长飞的核心竞争力还是对行业的深刻理解以及领先技术的积淀。他并不认为5G需求不及预期。“5G的需求本来就有一个释放的过程,需要5到7年的时间,现在还没有到一个迅速上量实现的过程也是正常。我相信产品降价不会是长期的,一两年内行业内的低竞争力企业会加速退出。”

5G带来的需求或超预期

三大通信运营商2019年中报传递出明确信号,以独立组网(SA)为目标进行5G建网。庄丹进一步坚定对产业发展信心,“SA就是需要一张单独的5G网,对光纤光缆的需求会比预计更多、也可能来得快一些。”

“5G尤其是从NSA到SA组网演变以后,全球光纤需求将上量,我们预计2019年全球光纤需求量大概在5.19亿公里,2023年将增长到6.5亿公里。未来五年,全世界要铺下去的光纤大概是30亿公里(根据CRU报告)。” 庄丹在MWC19上海发表主旨演讲时介绍。

统计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地球上的光纤用量已经达到42亿公里,可以绕地球10万多圈,按照地球人口75亿,人均拥有光纤的量560米左右。但是全球各地的光纤用量差异很大,未来随着信息鸿沟的填平仍然会产生很大的光纤需求量。

工信部数据显示,我国行政村光纤和4G网络通达比例均超过98%。庄丹认为,未来随着城镇化进一步推进,还有一定增长空间,“现在光纤到户只是到楼下、到家门口,将来会进一步向端口递进,比如到电视的连接口等等。”

长飞光纤近年来一直在向上下游相关领域进行多元化发展。庄丹介绍,一方面把产业链做得足够长,上游做一些材料,下游做一些应用,包括为客户做光纤产品布线的整体解决方案等。另一方面长飞也在做To C的产品,比如高清电视、高清投影所用HDMI数据线,现在都在被光通信所代替。

值得一提的是,长飞光纤公司近两年海外业务快速发展,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海外业务收入增速超过60%。2018年公司海外市场收入占比近17%。面对短期增长乏力的境内市场,庄丹表示,目前来看,海外市场的价格很可能比国内市场要好,长飞光纤今年将在海外市场方面做更多努力,占据更高的市场份额,两年前定下的五年实现海外收入占比20%-25%的目标也正在靠近。


微信扫描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最热通信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技术文章

最新论坛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