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必须要有AI赋能!


5G带来的网络复杂性,该如何运维?


5G已来,迄今为止,中国三大运营商,已有超过6万个5G基站,也相继开始用户试用,但5G网络继续发展,将史无前例地走进网络融合化、场景多样化、终端多样化和业务多样化时代。

 

对用户来说,2G时代,能打通电话,能发短信已满足;3G时代,用户能在手机上上网,已感欣喜;4G时代,移动宽带大大提升,视频、直播都已流畅清晰;但5G时代来临,不再局限于人的需求,个人用户、商业用户、物联网终端等等,各种不同的场景,不同的业务需求,在这背后,网络运维的压力也将史无前例的呈现在运营商的面前。

 

5G使得运营商大规模进入垂直行业,包括物联网、工业互联网、远程医疗等已知和未知的业务,需要一个更加智能的网络,实现动态、按需匹配用户需求。

 

对于当前网络,运营商的运维能力都已捉襟见肘,又如何去面对5G网络复杂的运维呢?



5G网络到底有多复杂?


5G不会是4G的简单升级,在运维方式上也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首先我们看看5G网络相比234G,会有多复杂。

 

首先,5G网络分为三大场景。

 

我们目前触及的只是其中的eMBB场景,eMBB( Enhanced Mobile Broadband),增强移动宽带,也就是当前经常提到的5G高速率。而另外两个场景mMTC (Massive Machine Type Communication,大规模机器通信),URLLC:超高可靠超低时延通信,分别要在3GPP R16和R17版本才能确定,确定之后,网络又该如何运营管理?

 

其次,5G网络eMBB场景又分为独立组网(SA)和非独立组网(NSA)

 

非独立组网方式,还涉及到将4G基站升级到支持5G控制面功能,掌管5G的控制面,一旦发生问题,核查寻找和定位故障将变得非常复杂。而为了节省频率,在NSA下,还会出现与4G动态共享频率的情况,如何进行频率管理,也将是运维难题。

 

ͼƬ1.png


即使是独立组网的方式,也需要根据不同的业务,进行不同的网络切片,在之前文章中,我们曾提到过中兴“切片商城”的概念,也就是说会开放巨量的网络切片,它们的运维也将面临巨大的难题。

 

第三,5G网络要实现边缘计算和要对外开放

边缘计算也将是5G重要组成部分,概念就是让离终端近的处理计算,而这样的边缘计算管理也将成为运维难题。5G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对外的能力开放,但开放后带来的安全性、协同性管理等也将是需要面临的问题。

 

第四,5G网络要和234G网络共存和平滑切换

5G的覆盖不可能一蹴而就,就涉及到需要234G作为补充,2G/3G/4G/5G网络设备不断叠加,网络越来越复杂,5G与旧网络之间的平滑切换,出现故障如何协同定位,多种网络共存怎么维护?都会摆在运维面前的难题。

 

除5G网络本身给运维带来的复杂性,还有两个重要的问题运营商需要面对:


1、5G的能耗问题,该如何解决?

5G网络的能耗问题,一直是摆在运营商面前的难题,如果按传统运维模式,运营商是否可以承受能耗之痛?

 

2、目前运营商运维人才有所欠缺的情况下,怎样能更好运维5G网络?

近些年以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等的兴起,运营商无法吸引优秀人才,优秀人才外流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5G如果按照传统的运维模式,势必需要大量经验丰富的运维人员,这就成了摆在运营商面前非常迫切的问题了。

 

运维的难题摆在面前?5G时代该怎样运维?



人工智能赋能自动运维

 

问题的唯一解决途径,就是需要人工智能赋能自动运维!

 

5G时代的运维,必须要依靠人工智能变被动为主动,优势主要有:

 

一是增加业务收入。通过人工智能,提高业务能力,以前受技术或运维能力限制的业务运营商可以放手的开展,增加运营商的收入;

 

二是增效降本。通过智能化提高网络效率,节省能耗,降低运营成本;

 

三是降低故障率。自动化运营要智能预判故障,先于用户投诉提前修复网络故障隐患,还要通过多维关联分析精准定位故障根因,提升故障处理效率。

 

5G自动化运维的方向毋庸置疑,但要落地,还要靠具体的解决方案。事实上,一些厂商已提出了很好的自动化运营解决方案,我在MWC2019上海展现场,就研究了不少自动化运营的方案,其中中兴首次提供了“自主进化网络”的概念,非常有先瞻性

 

中兴通讯提出的自主进化网络的智能化解决方案,通过在网络的各个层面引入人工智能,构建能力逐级进化、价值持续叠加的自主进化网络,通过运营层、管控层、网元层三个层面的进化来驱动网络向目标演进。uSmartInsight作为中兴通讯统一的人工智能平台,是自主进化网络的引擎,是自主进化网络解决方案重要的一部分。

 

但并非一步完全实现,而是分成了L1-L5的5个级别的智能化,如下图(图片来自中兴展台,版权归其所有)。

ͼƬ2.png

L1阶段:辅助运行。

这个阶段主要还是以人为主,AI作为运维的工具来辅助,也就是需求、策略、决策、执行等都还是由人来决定,AI将一些简单、重复性的工作完成,智能化的水平不太高,但可以大大减少运维人员的工作量。相信目前大部分地方的运维都能达到这个水平,网优平台、运维平台、各种工具都属于这个范畴。

 

L2阶段:初级智能化。

这个阶段AI初步具备了可靠的执行能力,我们只要提出需求,定制好相关的多种运营策略,由AI智能判断提出适合的方案,供人工选择,再交由AI执行。这就类比于我们常用的导航,我们提出目的地,由导航提供几个路线供你选择,再由你选择距离最短或是拥堵最少,或是收费最少等方案来执行。

5G网络的运维平台,至少需要按这个水平进行建设,再逐步向更高级演进。

 

L3阶段:中级智能化。

这个阶段比初级智能化更进一步,由AI来确定策略方案,人在当中的作用是提出需求,决策是否执行,策略方案的细节和执行层面全部交由AI来完成。

 

L4阶段:高级智能化。

更进一步,我们只需要提出需求,例如我们提出今天体育馆将举行一场演唱会,预计到场人数8万人,请系统帮我们解决剩下问题。AI通过计算系统目前的资源、以往的处理方案和数据,自动制定调整方案,并根据方案去执行,在执行的过程中根据现场的数据情况不断自动调整,完成后自动提交报告。

 

L5阶段:完全智能化。

需求也不用提出了,系统自动根据现网的各种数据汇总,自动预判,自动提出需求,智能化提出策略方案,执行和不断去调整方案。

 

这样的分级演进逐步贯穿智能感知、场景识别、智能诊断、分析预测、智能决策、自动执行等自动化闭环全生命周期,持续提升网络端到端管理、运营能力。但为了避免AI完全控制网络,中兴也认为在任何阶段,人对网络都具备最高的紧急干预权限,也就是说,任何时候,AI必须服从人的管理。

 

当然,更重要的是实施落地。

 

据了解,中兴通讯已经与国内外众多运营商在网络AI典型场景上,开展了多方面的试点和验证工作,并取得一系列的实际效果。如与中国电信合作开展5G智慧运营项目,围绕5G智能规划、5G基站与核心网的根因分析等AI价值场景,在江苏和福建两个省分别开展试点;和中国移动开展基于O-RAN架构的AI增强负载均衡联合验证;和中国联通在山东合作成立智能网络联合创新实验室,开展5G运维智能化探索和应用。



AI会不会导致大量运维人员的失业?

 

在现代工业化的进展中,这个疑问一直存在。在上世纪初,以福特流水线为起端,工业自动化水平一直在不断的提高,计算机的出现,更是加速推进自动化的进展。每次自动化的飞跃进展,人们似乎都要惊呼:人将大量失业!

 

但事实是,一百年前,世界只有20亿人口,如今70多亿,就业人口仍然供不应求。AI不会抢了运维人员的“饭碗”,而只会促使人向更高阶发展,AI再智能,也需要人来定义它的方向、规则

 

智能化演进分级以逐步解放人力为目标,提升自动化水平,向高层智能联网演进。运营商在5G运营上需要提前定义好运维人才的角色定位,改变传统的运维人才培养,注重三个方面的技能:商业技能、技术技能和分析技能,通信从业者也必须清晰规划自己的定位,掌握相关的技能,才能在5G时代不落伍。



微信扫描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最热通信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技术文章

最新论坛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