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推动电信改革的力量是生产力——访原信息产业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刘彩


1998年3月,信息产业部成立,通信业政企分开。

2000年5月,中国电信集团公司成立。

2002年5月,重新组建的中国电信集团公司、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成立。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回首信息通信业40年发展,“解放思想,锐意改革,创新发展”是其中的关键词。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信息通信业的改革发展历程,《人民邮电》报记者特意走访了原信息产业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刘彩,听他讲述行业改革发展中一些关键节点。“作为一个老邮电人,能够亲历、参与并见证通信业大发展进程,我感到非常荣幸。”刘彩如是说。

重新认识“我是谁”

改革开放以前,我国通信业发展严重落后,已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产业。据统计,到1978年,全国电话机总数只有400万左右,电话普及率为0.38%。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邓小平同志多次强调“发展经济要把交通通信放在首要位置”,他指示:“要先把交通通信搞起来,这是经济发展的起点。”“这使各方对通信业的地位和作用有了新的认识:通信业不再只是为党政军服务,还要为经济建设服务、为人民生活服务,是国民经济的先行性产业。观念的转变为我国通信业大发展奠定了基础。”刘彩告诉记者。

1982年9月,党的十二大提出,在1980年的基础上,到20世纪末,我国工农业总产值实现翻两番的战略目标,同时第一次提出要大力加强邮电通信建设。1984年8月,当时的邮电部提出,在1980年的基础上,到2000年,完成主要通信能力和业务总量翻三番的目标,以通信翻三番保证国民经济翻两番。在此背景下,国家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支持通信大发展的优惠政策。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我国通信业的发展进入起飞阶段。1985年,邮电业务总量增长率首次超过国民经济增长率。

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植下,在各级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通信业各部门紧紧抓住难得的政策机遇、市场机遇和对外开放的机遇,上下同心,不断解放思想,深化经营管理改革,在上世纪90年代实现了跨越式大发展。据统计,这十年间,行业年均增长40%,其中1993年和1994年业务总量与电话用户数年增长率达到60%左右。这十年间,移动电话和互联网从无到有,迅速崛起。到2000年,移动电话用户数达到8450万。公用互联网1995年开通试用,到2000年已发展2250万用户。跨越式大发展使我国通信业摆脱了严重落后的局面,由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变成国民经济的先导性行业。

改革开放生动力

上世纪90年代通信业大发展时期,也是行业不断解放思想、转变观念、改革开放的阶段。在内部管理上,实行分层负责的经营责任制,工效挂钩,调动了干部职工的积极性。在外部关系上,积极贯彻“统筹规划、条块结合、分层负责、联合建设”的十六字方针,调动了各级地方政府支持当地通信建设的积极性。

在融资方面,通过初装费和负债经营,包括大量使用国外贷款,成功解决了建设资金短缺的难题。改革开放前,信息通信建设主要靠国家预算拨款。刘彩向记者介绍,当时,每年财政给部里的预算只有2亿元,其中能用于网络建设的只有2000多万元。2000年,电信网固定资产投资高达2224亿元。从2000多万元到2000多亿元,这从一个侧面也可以看出,改革开放与市场经济思维给通信业发展带来的积极影响。

在技术路线上,积极采用世界先进技术,坚持高起点建设现代通信网。长途干线建设跨越了对称电缆、同轴电缆发展阶段,从明线直接过渡到光缆,迅速建成了“八纵八横”全国光缆传输网。长途市话交换机跨越了半电子和纵横制发展阶段,由人工交换和步进制直接跨越到程控交换,并成功走出了一条引进、消化、吸收、创新之路,高起点、高速度建成了当时世界容量最大的程控电话交换网,既保证了经济翻两番,又促进了国内通信制造业发展。

在通信业大发展的同时,有关电信管理体制改革的大讨论也在持续展开。讨论的焦点是,是否要在电信领域破除垄断,引入竞争,实行政企分开,特别是何时进行这项改革。

其中,主张立即进行体制改革的各方认为,通信业发展中存在电话装机难、收费高(主要是初装费、长途国际话费高)、服务不好等问题,还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吃拿卡要”现象。针对这些诉求,当时的邮电部积极开展服务教育。随着技术进步和规模化经营,主要通信服务资费进行了多次下调。但在通信资源严重短缺的情况下,有些问题很难得到彻底解决。

刘彩表示,在这场大讨论中,当时的邮电部一直主张分阶段进行电信体制改革,不主张过早在基础电信领域引入竞争。主要有两大理由:一是电信网的特点是全程全网、联合作业,建网投资大,具有一定的天然垄断性,涉及国家主权与安全,还要向广大边远地区提供普遍服务,适宜由政府主导,集中力量建设一个完整、统一、先进的国家通信网。国际上大多数国家在建网阶段也都是这样做的。二是当时通信业正处在高速增长阶段,固定电话年均增长率高达40%,移动电话、互联网正在每年成倍增长。此时电信体制的大变动,可能会中断大好的发展势头。

部领导和相关司局多次向国务院汇报,向社会进行宣传,收到了一定效果。经国务院和党中央批准的连续三届邮电部(信息产业部)“三定”方案事实上采纳了部里的建议。

1988年的邮电部“三定”方案迈出邮电体制改革的第一步,将邮电工业、物资、基建和邮票发行等非通信服务从邮电部分离出去,实行公司化经营。

1993年的邮电部“三定”方案迈出了第二步,在邮电部内部职责分工上,实行政企分开,设立电信管理局和电信总局,分别负责电信行业管理和企业运营。

1998年的信息产业部“三定”方案走出第三步,实行政企分开,电信重组,在基础电信领域开展更有效的竞争。

由此可见,真正推动电信改革的力量是生产力。在普及电话服务的时期,在政府的支持下,建设统一的国家通信网是必要的。然而,在电话业务趋于饱和、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迅速发展的新形势下,社会需要一个更加开放、政企分开的通信管理体制,以适应信息通信技术与业务不断创新发展的需要。此时,信息通信行业实行政企分开,更加充分有效地引入竞争,也就顺理成章了。

释放发展新动能

1998年到2001年是电信体制改革措施集中出台的时期。

1998年,信息产业部组建,实行政企分开。据刘彩向记者介绍,通过到四川、广东、陕西等省进行调研,部调研组提出“一步到位、速战速决”的方案。这个方案经党组讨论通过后实施。当时的信息产业部先后发了指导意见、补充通知和关于财务分割的三个文件。全国邮电分营经过3个月的实施,1998年10月底基本到位。1999年1月1日开始按新体制运行。由于采取了从县局开始自下而上、有序分营的安排,分营工作进展顺利。

政企分开了,国企资产、人事、业务都归口国资委,许多新公司诞生。原来用行政手段管理市场的办法行不通了,通信行业监管必须有法可依。刘彩提出,当时,由部政策法规司历时多年主持起草的《电信法》草案,已报国务院审核,并纳入人大一类立法计划。不过,由于草案在三网融合等问题上尚未达成共识,《电信法》一时难以出台。为此,国务院法制办提出先出台一个电信条例,冠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由国务院发布。2000年9月25日,朱基总理签发《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从此,我国电信市场管理做到了有法可依。目前,该条例仍在沿用。

2001年,中国加入WTO。在WTO谈判中,在电信服务方面要求开放电信市场,允许外资控股。中国的底线是外资占比不超过49%。据刘彩向记者介绍,银行和电信成为最后达不成协议的焦点,差点使谈判破裂。经过多次艰苦谈判与协商,才最终决定将增值电信业务外资比例提高到50%,基础电信仍维持49%。

在电信企业重组方面,1999年2月14日,国务院批准中国电信改革方案。根据该方案的要求,当时的信息产业部决定组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2000年4月20日正式成立。2001年11月,国务院批准《电信体制改革方案》,对固定电信企业进行重组整合。2002年5月16日,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和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挂牌成立。2008年5月23日,中国电信收购中国联通CDMA网(包括资产和用户),中国联通与中国网通合并,中国卫通的基础电信业务并入中国电信,中国铁通并入中国移动。至此,国内基础电信市场形成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足鼎立的竞争格局。

中国通信体制改革和引入竞争,为通信业在后电话时代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有利的网络环境,也为推进国民经济和社会服务信息化打下了坚实基础。从2008年至今,我国通信业继续高速发展。目前,电话已成为传统业务,程控交换机已退出历史舞台。随着互联网和移动通信的普及,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大发展,ICT产业成为国民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来源:人民邮电报


微信扫描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本周热点本月热点

 

  最热通信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技术文章

最新论坛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