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上有了WiFi可以High,客舱娱乐设备要完?



每经记者 张虹蕾 每经编辑 宋思艰

一夜之间,空中上网成为现实。

从海南航空、东方航空抢占“空中开机”冠军,到各大航司纷纷表态公布空中解禁手机时间表,在飞机上的时光有了很多的可能。

携程此前发布的一则调查报告显示,98%的携程用户希望能在飞机上使用手机,92%的用户表示“非常希望”飞机上有WiFi。

硬币的另一面则是,空中网络开通之后,也将对原有的机上商业业态产生一定冲击。资深民航专家林智杰认为,客舱娱乐设备市场将会萎缩。中国民航大学航空运输经济研究所所长、民航资深专家李晓津教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机上网络服务的放开,机上杂志和相关媒体资源就不再是旅客获取资讯的唯一渠道,这必将分流原有的广告资源。

空中WiFi将触动谁的奶酪?

空中网络的开放,使得旅客的机上时光有了很多可能。

不过也有人感叹,航空WiFi是一块不够甜的蛋糕,看上去诱人,但实际尝起来却未必可口。无论是航空公司自营,还是外部企业参与,成本与用户的双重压力下,都将使其面临不小挑战。

事实上,除了改造成本和运营技术等航司们现阶段需直面的问题,空中网络或将在今后改变飞机上的收入格局。

比如,此前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一份研究报告认为,机上WiFi服务具有在未来20年内创造一个1300亿美元全球市场的潜力。航空公司通过机上WiFi,将拥有WiFi服务使用费、电子商务与目的地购物、广告和优质内容四个主要收入来源。到2035年,低成本航空公司将创造110亿美元的辅助收入,其中大头将来自于向乘客销售上网服务。

“空中网络的开放也给各大航司带来巨大商机,即便现在还处于免费阶段,但谁都不希望落后在起跑线上。”李晓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尽管市场空间巨大,但不得不直面的问题是,新玩家进入,也将分羹在飞行过程中原有的利益蛋糕。

携程针对飞机上使用手机和WiFi进行的一项调研结果显示,在回答“最想在飞机上用手机做什么”这一问题时,56%的用户选择了“玩游戏”;17%的用户选择了“听歌、看电影”;14%的用户在飞机上也要“处理工作事务”;分别有8%和3%的用户将用手机来“与朋友聊天”“看电子书”;还有2%的用户将在飞机上“预订接机或酒店”。

在众多旅客的“注意力”多元化的刚需之下,显然,飞机上原有的客舱旅客设备、杂志广告等传统服务都将受到不小的冲击。

空中上网将改变机上商业生态

“空中网络大规模开通后对机上杂志的影响,相当于地面互联网对于纸媒的冲击。”李晓津教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影响应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李晓津认为,空中网络将对原有的机上广告业态产生的冲击源于三方面:一是取决于空中网络放开情况的效果,旅客浏览资讯的体验;二是和旅客的习惯有密切相关性,长期以来,国内航企未能开通空中网络服务,一些中年以上的高端商务人士习惯在机上浏览杂志,空中网络开通后是否能改变上述群体的阅读习惯,是需要思考的;三是广告资源将会怎样呈现,呈现的时间、停留的时长也是需要关注的。

此外,李晓津表示,倘若空中网络大规模推广之后,互联网广告商和原有的传统广告商如何协调彼此利益也十分重要。

资深民航专家林智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此前,旅客注意力多聚焦在客舱娱乐设备上,而空中网络开放后,相较客舱娱乐设备有限的内容,互联网更具吸引力,旅客注意力会被分散。客舱娱乐设备市场将会萎缩,相关服务提供商和运营商可能会受到不小影响。

而上述报告的作者、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传媒系Alexander Grous博士解读报告时表示,从全球来看,如果航空公司能提供可靠的宽带连接服务,它将成为推出更多创意性广告、内容与电子商务套餐的催化剂。新玩家将会达成富有创意的协议并建立合作关系,商业模式也会发生根本性变化。机上WiFi服务所创造的辅助收入有可能会塑造一个全新的市场,航空公司需要从现在起就制定相关规划。

相关阅读:

三大运营商机载通信均未商业化 空中比地面贵逾100倍

每经记者 刘春山 每经编辑 宋思艰

截至1月22日,国内已有13家航空公司公布了“空中开机”时间。飞机上手机WiFi连网成为现实,也让一直站在背后的通信服务提供商走向台前。

多名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国内向航空公司提供通信服务的企业主要有四家,分别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卫通、中国联通、MCN交通部信息中心。在计费方式上,业内人士透露,三大运营商并不直接向乘客计费,而是以流量的形式向航空公司收费,价格往往比地面手机流量计费贵百倍以上。

航空卫星带宽局限待解决

要实现飞机上玩游戏、发朋友圈,可以从将整个过程理解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飞机接受信号,另一部分才是离乘客最近的WiFi。记者注意到,飞机上提供WiFi上网服务在全球范围内主要分为卫星(Satellite)模式和地对空(ATG)模式。

深圳市航电技术研究院总工程师、深圳市多尼卡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谢鹰告诉记者,目前在运营的航空WiFi系统,均采用的是卫星通信模式。不过据央视近期的测试,目前阶段航空WiFi速率还仅为100K左右,并不理想。

廉价和更好体验的接入服务,需要高通量Ka波段卫星来解决卫星带宽局限,降低乘客使用成本。中国电信集团公司网络运行维护事业部副总经理谌刚对记者表示,中国电信卫星通信目前用的还是Ku波段,高通量Ka波段卫星的使用已同航天公司在协调。联通方面表示,已经具备同时运营Ku和Ka频段卫星通信链路能力。

营运商不直接向乘客收费

目前,三大运营商航空机载通信业务均获得工信部批准,但都尚未实现正式的商业化。不过,三大运营商已经争相布局抢占商机,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从2013年开始就已经联合航空公司开展了多种测试。

中国联通方面对记者表示,联通航美已与东航、南航签署了航空互联网测试服务协议,不久就能提供试商用服务;中移动方面介绍称,对于航空WiFi卫星方案,中移动已签约东航、南航、厦航,目前正改造飞机,将出炉首飞时间表。

中国电信给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中国电信所服务的在网国内航空公司飞机总量突破112架,为31家境外航空公司的700多架飞机提供中国境内通信落地服务。

记者注意到,虽然都具备提供航空机载通信业务,不过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尚未提供商用,中国电信已初具规模。谢鹰告诉记者,电信运营商并不直接面向乘客收费,而是以流量的方式向航空公司出售,而价格上面比地面贵百倍以上。


微信扫描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最热通信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技术文章

最新论坛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