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宙:与其减少运营商数量 不如彻底共享网络


在今天举行的“2017新浪金麒麟论坛”,中国移动原董事长、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王建宙针对电信行业的结构性改革畅谈了自己的观点。

王建宙表示,目前电信行业在供给侧和需求侧方面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面对着这种变化,电信行业内部必须要进行结构性的改革:第一,从硬件驱动到软件驱动;第二,从网络独享到网络共享;第三,扩大连接的内涵。

从硬件驱动到软件驱动

熟悉电信行业的都知道,电信行业向来是以硬件来定义网络的,网络系统的软件和硬件是耦合在一起的,这样就很难为不同的行业、业务提供差异化服务,只能提供底层的管道。

如果单纯从市值角度来看,互联网公司已经远远地超过了电信行业。究其背后的原因无非有两点:电信业发展速度趋缓以及资本开支太大,成本一直居高不下。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就是从硬件驱动转变为软件驱动,把网络的软件和硬件进行解耦,也就是网络功能虚拟化,通过“切片”方式形成不同的网络功能。

方向是很明确,但是在执行的过程中,王建宙认为还是需要加快速度的。因为对电信运营商来说,要实现这种改变,就涉及到对过去的系统进行改造,这个工作量是非常大的;对电信设备制造业来说,依然是缺乏推动力。很有意思的是,互联网公司对网络软件化表示出很大的兴趣,比方说Facebook就成立了TIP,用软件的方式来驱动网络,节约成本。

王建宙认为,5G将会是一个转折点,5G的网络将会是以软件来驱动,从经营的角度来说,运营商可以大规模地降低成本。

从网络独享到网络共享

传统的电信网络是自然垄断的典型代表,但垄断的恶果是很明显的,发展缓慢、供应短缺、价格高昂。

以固定电话为例,在其问世的100年时间里,普及率依然是非常低,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农村地区,很多人100年后连电话都没有见过。所以,在移动通信问世以后,就完全采取了新的方法,鼓励竞争,很多国家通过频率的拍卖,实现了多运营商经营,改变了原来垄断的情况。比如,印度最多的时候发了14个牌照,有14个运营商。

竞争的效果也是明显的,解决了以前垄断时期存在的所有提出的问题。最最明显的效果就是移动电话不到30年,全球移动用户总数超过了70亿,达到了平均每人一部手机。可以说,竞争改变了移动通信的世界,但目前网络的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一是网络的规模不断地扩大,重复建设严重,每个网络都是耗资非常大的网络;二是运营商出现了同质化,运营商的网络和服务越来越同质化;三是5G以后需要使用大量的频率,特别是们毫米波资源,这就需要运营商新增大量的基站,成本就更高了。

要解决目前竞争中出现的新情况,实际上有两条路可以走,一个是减少运营商的数量,运营商整合的浪潮目前在印度、英国等市场都在出现,但各国的监管部门对合并非常小心,因为担心可能出现竞争减少的问题;另外一个方法就是共享网络,通过共享频率、共享基站,甚至共享整个网络系统,这种方式既不会削弱竞争,也可以实现差异化竞争,而且也能有效地降低网络建设成本。

扩大连接的内涵

在王建宙看来,运营商就是做连接的,但连接的内涵现在已经改变了,现在国内外的电信运营商都在考虑,在整个移动通信发展增幅放缓的情况下,运营商如何来回报投资者,如何来寻找新的增长点。目前来说有三条路:第一,深度进入互联网应用和内容,比较典型的是美国的AT&T收购时代华纳,Verizon收购了雅虎;第二条路是进入制造业,最典型的就是日本软银收购了英国ARM。

无论是互联网服务还是制造业,都是可以探索的,因为现在互联网公司正在进入各行各业,包括了网络连接,手机制造商也在进入各种应用,建立了自己的应用商店。作为电信运营商来说也要积极来开拓。“但我觉得对电信运营商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第三条路,要继续在连接的领域来进行探索,这是运营商的本行。”

在他看来,要从外延和内涵两个角度来看待。从外延来看,已经从原来的人与人,到了人与物,物与物,连接的数量可能是百倍甚至是千倍的提升;从内涵角度来看,以前所提供的语音、短信、互联网接入、专线都是端到端的连接,但现在内涵扩大了,变成了端到云的连接,电信运营商要努力变化,成为云服务主要的提供者。

在云服务领域,竞争是很激烈的,不但云服务运营商可以参与,设备制造商也可以参与,软件提供商也可以参与,目前市场的领先者是Amazon、微软和阿里云等;但运营商有自己的优势,有大量的传输资源、光纤资源和数据中心。国内运营商可以利用优势,除了基础设施之外,还要改变过去过于依赖外包的模式,“连我们的营业员、客服人员都必须具备云计算的服务和技能。” 



微信扫描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本周热点本月热点

 

  最热通信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技术文章

最新论坛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