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力可断金 三大运营商合作势要攻克飞信


导读: 最近中国移动的一则招标通告又把沉寂已久的飞信重新拉进人们的视线范围,虽然还摆脱不了一身的尘土,但至少能看到在尘土之下还有一颗仍然在跳动的心。

最近中国移动的一则招标通告又把沉寂已久的飞信重新拉进人们的视线范围,虽然还摆脱不了一身的尘土,但至少能看到在尘土之下还有一颗仍然在跳动的心。

image.png

关于飞信的没落,哪怕已经谈论过无数次,但每次谈起依然让人不禁扼腕叹息。这个曾经代表着中国移动的创新力量,代表着中国移动自我革命的勇气,代表着国企运营商与OTT企业的直面对决,飞信曾经手握巨大优势的产品,却因为种种主观的和客观的原因,最后沉寂在历史的角落里,到今天,微信的用户已经突破9亿,而飞信活跃用户已不足百万。败局已成,今天想复兴,前路肯定困难重重,但最起码我们应该知道当初败在哪里?

最大的败笔人们普遍认为是运营初期中国移动把飞信的围墙建的太死,拒绝了电信和联通的用户注册,这在崇尚开放的互联网大潮中无异于画地为牢,虽然后来开放了,但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第二个败笔是自我革命的勇气不足,当时中国移动做飞信的目的很大部分是出于增加用户的粘性,捆住用户,从而让用户源源不断地贡献话音和短信收入,当他们发现飞信的发展势头太猛,对短信的收入影响太大,左右手互搏之下,飞信开始刹车了。其实不光是飞信,2013年中国移动曾推出一个名为Jego的社交产品,功能与skype类似,刚开始反响相当不错,后来发现可能对话音收入形成冲击,三个月后主动下线。这些都反映出作为国企的中国移动过于关注眼前的收益而自我革命勇气不足,其根源与企业经营者的考核体系和任职周期有关,不是他们短视、不够战略眼光,而是考核的压力让他们尽可能地规避风险,而规避了风险,也就规避了机会。

第三个败笔是国企运营商的机制问题,不去谈决策中的自由裁判权,不去谈运营中的取巧的小伎俩,不去谈对服务的电信级要求,也不去谈监管力度的问题,光是看人才的激励机制,今天微信之父张小龙一年的股票分红加收入超过5亿元,其当年的核心员工年收入过千万,光是这一点,对中国移动而言就是天荒夜谈,其最高管理层年收入也就以百万计,国企的分配机制过于侧重平等,而平等的另一面就是大锅饭,缺乏对做出特殊贡献对人才的特殊激励机制,要知道创新是需要激情,而激情是需要回报的。所有人都知道朝九晚五、月薪5000是不可能做出伟大的产品的,但他们还知道,哪怕他们做出了伟大产品,月薪还是5000。

第四个其实不算败笔,是一个现实的制约,飞信遭遇了天生带有技术缺陷的3G网络——TD-scdma,事后很多人说如果中国移动当年拿到的是wcdma的牌照,飞信或许能活得更长久一点,而活着就有希望。

image.png

其实可以谈的还有很多,如飞信的研发和运营过度依赖外包的问题,试想想,如果外面的第三方公司能很好地研发一个伟大的产品并运营得很好,人家干嘛要披上中国移动的外衣呢,外包厂家眼中只有项目款,不会关心这个产品是否具有生命力,是否能产生价值的。

其实败局不光是飞信,就连中国移动在腾讯面前其实也是节节败退,当年腾讯惨淡经营以至于主动到广东移动上门要求卖身,大概是几百万的价格,但广东移动觉得太贵,没买。到今天,腾讯市值3.7万亿港元,中国移动市值1.6万亿港元,腾讯市值已是中国移动的2.3倍。当然,作为国企,中国移动要的是利润,而不是市值,但正是这样的管理理念,最终可能让中国移动没有了市值,没有了利润,也没有了明天。

 

言归正传,今天中国移动投巨资力图复兴飞信,还有机会吗?我只能说机会永远是存在的,哪怕很渺茫。那如何去实现?既然是渺茫的机会,我觉得只有出其不意才有可能获得一线胜机:我认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家联手一同去搞一个飞信,或许能与微信一战。

有点痴人说梦是吧,是的,但梦想总是要有的,不然睡觉来干嘛?下面我们来做一回痴人,说说这个梦怎么去做。

首先,三家运营商都有一个社交梦,因为它们都知道社交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商业模式之一,中国电信推出了翼信,后来和网易联合推出易信,中国联通推出沃友,中国移动还推出过飞聊,后来整合进了飞信,当到现在这几个产品的用户寥寥,沃友死了,飞聊没了,易信惨淡经营,飞信只剩自家员工在活跃。所以,它们是有这个愿望去做一个能在社交上站得住脚的产品的。

假设三家联手去做飞信,具体怎么做呢?(以下纯属痴人说梦)

image.png

首先,发挥三家运营商在产业链中残存的影响力,推动手机厂商在手机设计中去掉原有的短信功能,将短信的全部功能嫁接在飞信上,然后将飞信作为原生应用嵌入在手机出厂前,用户使用时无需注册,自动以手机号码登陆,这意味着你不使用飞信就无法接受到短信息(这一招狠吧)。

第二,重新拓展飞信的应用场景。以银行信息和行业验证码为抓手,通过政企市场的优势,重新深耕用户的社交网络,帮用户自然组成圈子,要知道这社会上80%的人都有一个单位,或者是学校,或者是公司,或者是工厂,通过用户的手机号码就能形成天然的圈子,从一个个圈子出发去实现全覆盖,适时传播一些病毒式营销的小游戏,或者热点话题营销等活动。

第三,从流量费入手,打免费牌。这可能是一个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损招,但肯定有效果,不限流量套餐都推出了,还在乎飞信的这点流量?!如,飞信用户之间的消息、图片、语音、视频的流量费全免,免费这张牌肯定能让很多用户将飞信的社交功能用起来,然后发挥运营商的通信能力,把飞信社交的硬实力提升一把,如视频通话更高清、语音更清晰,这对微信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第四,利用掌控基础网络的优势,让机房出几次意外的故障,使得微信用户收发不了消息,飞信乘虚而入。这一招虽然很损,也有碍运营商的电信级服务的体面,也有点不正当竞争的玩法,但拔剑四顾,现在还有什么竞争是正当的?这种玩法只能算是小伎俩。

最后,就是坚持。定好策略,坚持执行,千万别定什么第一年用户过亿,第二年收支平衡,第三年开始盈利,第四年在收入占比中三分天下有其一,等等过于注重眼前利益的指标,飞信如果想玩得好必须遵循互联网的玩法,多少今天看起来成功的互联网公司都是连续亏损十多年来慢慢实现其计划的。我想,这就是国企领导们说的战略耐心。



微信扫描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本周热点本月热点

 

  最热通信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技术文章

最新论坛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