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领跑5G发展关键阶段 呼吁全球统一标准共建产业生态链


9月29日专稿(蒋均牧)根据业界共识,5G时代即将于2020年到来,不少运营商已经发布了2018年开始试商用的计划。5G将对整个通信产业带来革命性影响,并改变我们每个人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使人类社会全面进入到数字化时代。

当前,5G发展迈入了关键阶段,标准工作加快推进、技术方案迅速收敛,而早在2009年即开启5G研究的华为走在了行业的最前沿。

IMT-2020(5G)推进组日前在“5G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发布了中国5G技术研发试验的第一阶段测试结果。测试结果达到预期,充分验证了多项无线及网络关键技术支持5G场景需求的可行性,进一步增强了业界推动5G的信心。在所有加入第一阶段测试的厂商中,华为参与并完成了最多的测试项目。

今年通信展上,这家公司亦全面展示了5G最新研究成果,包含5G空口关键技术、支持灵活切片的网络架构、面向高低频混合组网的5G原型机等重量级解决方案。

“华为致力于携手海内外合作伙伴创新及推动5G产业化进程,共同倡导5G全球统一标准、实现全频谱接入、构建5G全球协同频谱生态。”华为无线网络产品线副总裁、5G产品线主管甘斌在接受C114采访时表示。到目前为止,华为投入5G研发的专家工程师有1000多位,并在全球范围建立了11个5G研创中心;将在2018年前至少在5G研究上投入6亿美元,其中还不含5G产品的开发。

华为参与最多一阶段测试项目

中国在今年年初正式启动5G技术研发试验,由工信部主导、IMT-2020(5G)推进组负责实施。其目标是推进5G技术研发、验证5G技术方案、支撑全球统一5G标准制定。

根据总体规划,中国5G试验将分两步走。第一步,2015年到2018年进行技术研发试验,由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牵头组织,运营企业、设备企业及科研机构共同参与;第二步,2018年到2020年,由国内运营商牵头组织,设备企业及科研机构共同参与。

具体来看,5G技术研发试验分为5G关键技术试验、5G技术方案验证和5G系统验证三个阶段实施,最终到2018年完成5G系统的组网技术性能测试和5G典型业务演示。第一个阶段从2015年9月至2016年9月,聚焦关键技术验证和性能测试;第二阶段从2016年6月至2017年9月,开展多种关键技术的融合测试,并进行单基站性能测试;第三阶段则是系统验证,从2017年6月至2018年10月,包括5G系统的组网技术性能测试以及5G典型业务演示,为5G预商用和商用做好准备工作。

9月15日,5G技术研发试验第一阶段顺利收官。完成了大规模天线、新型多址、新型多载波、高频段通信等7项无线关键技术以及网络切片、移动边缘计算等4项网络关键技术的性能和功能测试,充分验证了这些关键技术在支持Gbps用户体验速率、毫秒级端到端时延、每平方公里百万连接等多样化5G场景需求的技术可行性。

参与测试的厂商共有7家,分别为华为、爱立信、诺基亚和上海贝尔、中兴通讯、大唐电信、英特尔、三星。其中,华为完成了大规模天线、新型多址(SCMA)、新型多载波(Filter-OFDM)、先进信道编码(Polar Code)、全双工、高频通信、网络切片、移动边缘计算、控制承载分离和网络功能重构10个测试项目(6项无线关键技术和4项网络关键技术),覆盖面之广远超同侪,再次亮出了5G领域的“肌肉”。

标准框架制定的共同领导者

5G标准化工作已全面拉开序幕,研发与试验工作也进入到攻坚阶段。当下,3GPP已经启动了多个相关项目,计划于2020年前冻结标准,2020年开始商用。ITU则将5G标准工作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到2015年6月主要完成5G基本概念等内容,现已基本完成;二是到2017年底,为征集候选技术做准备,制定技术评估方法;三是征集候选技术,进行技术评估、选择关键技术,最后制定标准。

从2G的跟随者、3G的参与者到4G的领导者,华为已经完成了完美转身;在5G上更是早早介入,踏入“无人区”,为整个通信产业探索未来。

早在2009年部署了全球第一张LTE商用网络后,华为就马不停蹄地开始了对5G的研究,并制定了自己的时间表。2013-2018年,投入至少6亿美元,用于5G的研究与创新;2018年,将率先与合作伙伴联合开通5G试商用网络;2019年,推动产业链完善并完成互联互通测试;2020年,支持第一轮5G商用。

凭借过去几年的持续投入、1000多人的5G研究专家和法国、美国、加拿大、德国、俄罗斯、瑞典、成都、上海、北京、深圳、杭州等地的11个5G研究中心,这家公司从早期的概念定义、场景需求设计到新技术研发上,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截至今年3月,华为在业界发布了250余篇5G技术论文,全球授权专利1173件。

“在现阶段,我们差不多是标准框架制定的共同领导者,我们非常好的理念和贡献的核心技术已经得到了业界的认可,有很多的支持。研究组(SI)阶段会持续到明年年初,具体会有多少(华为的)技术推动到3GPP标准中还不能打包票,但现在看来情况比较乐观,到时候会有更多的结果更新。”甘斌告诉C114。

贡献三大新空口技术

5G要实现10Gbps甚至20Gbps的峰值速率、千亿的连接、1毫秒的时延,对空口技术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不仅需要一个统一的空口架构来满足物联网差异化的业务需求,还要有革命性技术提升频谱效率,能够与大规模天线技术和全双工较好地融合,满足未来8K、AR、VR、全息影像等大带宽业务发展。

在华为联合产业界倡导的定义中,5G不仅是下一代移动通信网络基础设施,而且是未来数字世界的使能者,相当于现有技术的持续演进加上革命性的创新。而5G空口技术亦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通过现有技术演进实现,包括大规模天线技术和全双工等;另外一部分是针对5G需求而提出的革命性新技术,被华为称之为5G新空口。


甘斌介绍说,华为在2015年3月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已面向业界首发了全套新空口技术,利用一套空口灵活适配各类业务。关键技术组件包括CMA(稀疏码多址)、Filter-OFDM(滤波的正交频分复用)以及Polar Code(极化码)技术。这三项新空口技术已被IMT-2020(5G)推进组采纳,作为主导技术写入《5G无线技术架构》白皮书,并在年初的5G第一阶段无线关键技术测试中得到了验证。

此外,华为在大规模天线MIMO技术、全数字化射频技术、抗多径的全双工技术等领域也取得了创新突破,在提高频谱效率、能源效率的同时,降低全网成本。

呼吁全球统一标准共建产业生态链

在5G产业化的过程中,华为倡导统一标准、全频接入、全球协同三大发展战略。此次甘斌也在通信展上提出了共建5G产业生态链的理念,“5G的成功,需要建立在全球生态链健康发展的基础上,华为将以更加开放的态度、以全球化视野加强产业合作,促进5G全球统一标准的制定,为通信产业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5G概念尚未形成时,业界就已达成了制定全球统一标准的共识,IMT-2020(5G)推进组的成立亦有这样的目标。甘斌表示,尽管在实际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标准主航道之外的小浪花,但影响不了大势,特别是中、美、日、欧等国的核心运营商都非常坚定地支持3GPP统一标准,“在产业共识基础上、在3GPP框架内应该可以解决”。同时,3GPP原先在2018年下半年才会出现第一个5G标准,考虑到一些运营商5G发展较快而作出了一些改变,将标准分阶段交付,在2017年第四季度就将交付第一个标准,届时基本能满足大部分运营商的需求。

全频接入方面,华为目前在欧洲设有一支频谱工作团队与欧盟的频谱组织进行沟通。甘斌介绍说,欧洲的C-Band全球都可获得;而在美国划分的5G频谱中,39GHz全球都可获得,但28GHz是区域性频谱。

全球协同方面,他认为要充分利用好3GPP和ITU这两大协商平台展开多边协商,华为正与运营商、与其中的各个小组一起推动。同时,中国的IMT2020(5G)推进组中吸纳了欧洲厂商,华为也是欧盟5GPPP的核心厂商,“中国和欧洲如果协同在一起,不管是频谱还是技术,对整个产业都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

截至2016年3月,华为与全球首批30余家合作伙伴建立合作关系,包括全球领先运营商、行业联盟和机构、垂直行业领袖等,共筑5G生态联盟。在推动全球5G产业进程上,亦与产业界进行了广泛对话,并组织了5G@Canada、5G@Europe、5G@Asia系列高峰会议和圆桌论坛,与来自通信设备商、运营商以及垂直行业伙伴共同研讨5G未来趋势和产业发展。


TAG: 华为
微信扫描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最热通信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技术文章

最新论坛贴子